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是真的看到了

實在我不想講這個故事,]由於這是我一個朋友親自經歷,我親眼說見的。我那朋友曾經千叮嚀萬囑咐頗臺颯颮,鳱麧麼鼻叫我千萬不要講出去,由於他知道沒有人會信碬碠碣碤,盡瞀瞉睼聽說了這個故事的人只會冷笑他,說他膽小。是的鳵鳱麧麼,搌槁榓榚在我沒親眼所見以前我也那麼冷笑他的,但是你真的見到的時候就再也笑不出來了。

實在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幢出租房裏嘏嘎嗿嘄,?瑰瑮瑧嚴格的說,這不能算發生在家裏的故事,但是我的朋友事實上一直把出租房當作自己的家,所以我仍是決定和各位講講這個故事。只是朋友,假如你正打算去租屋子的話,最好別看這個故事……
  錢浩和我一樣是大二的學生,但是在我和良多大二學生還在學校宿舍煎熬的時候,他卻已經和他的女朋友搶先在學校四周租了屋子,過起了快樂的二人世界。




  起先的時候,錢浩每次和我們見面,都會不停的譏諷我們,對自己的租房糊口生計坡有樂不思蜀的感覺。




  但是徐徐的,我發現他的表情越來越希奇,看到我們開始會有意無意的躲閃,甚至在尋常的時候,會有神經由敏般的緊張。




  有一天,錢浩突然拉住我,低聲的說:“我的女朋友和我分手了。”




  我十分的希奇,他們兩個人不是都已經同居了?並且關係一直很好啊,怎麼會分手?




  於是我問:“怎麼了?”




  錢浩卻突然哭了起來,我是第一次看到錢浩如斯心神憔悴的表情,更是第一次看到一米八十多個的錢浩哭。




  “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是真的看到了, 真的……”錢浩聲嘶力竭的說。




  “起先,我們在一起糊口的很開心,究竟有了自己的小天地,感覺就好象有了自己的家庭糊口。她天天都開開心心的把屋子打掃的乾乾淨淨,感覺她真的已經完全進入了老婆的角色中。她老是大聲的警告我不要把東西亂放;老是在我抽煙的時候一把擰斷煙頭,然後揪著我的耳朵叫我以後不要再抽;老是會扯著我的衣服,問我怎麼又弄的那麼髒……事實上,她所有的抉剔,在我眼中都是那麼的可愛,我們在一起真的很快樂。”




  錢浩說著說著,開始哽咽起來。




  “那麼,你們後來畢竟發生了什麼事情?怎麼會,讓你們分手的?”




  錢浩戰抖著點了根煙,想了良久,才繼承說下去。




  “我不知道這件事情,說出來你會不會信,我知道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他們根本就不會相信我所說的。事實上,這所有事情的起因是,一個牙杯。”




  “一個牙杯?”




  “是的,一個牙杯。那個牙杯是她在收拾整頓這個房間的時候發現的,本來想丟掉,但是由於很可愛,所以就留了下來,當作我的牙杯了。”




  “但是徐徐的,希奇的事情就發生了。因為我每次都會上網到很晚,所以基本上都是在她睡著以後刷牙上床睡覺的。她對於房間的東西都有嚴格的放置地點的,而那牙杯一直放在浴室門口的桌子的左側,由於浴室很小,把牙杯放裏面的會占掉放沐浴露等的空間。但是從某一天開始,她天天早上起來就會對著大叫:‘你又把牙杯放浴室了!’,一開始,我也認為是我自己昨天晚上刷牙的時候沒放好,但是後來我就發現分歧錯誤勁了。良多次,我清清晰楚的記得,我昨天晚上是把牙杯放在浴室門口的桌子的左側的,但是一早醒來牙杯又在浴室裏了。她本來一直不相信我的話,懷疑我是在騙她,但是後來她也相信我不可能是在騙她,她後來又懷疑我們中某一個人有夢遊症,但是事實證實這也不可能。徐徐地,牙杯回到浴室的次數越來越多,而我的脾氣也變的越來越怪,有幾回我甚至忍不住打了她。”




  “終於在前幾天,我決定把這件事情弄清晰,於是當天晚上刷完牙後,我就關了燈,坐在床上,一直悄悄的看著牙杯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一切都很正常,眼看著快三點了,就在我困意越來越濃的時候,我突然,我突然看見,從浴室的黑暗中,伸出了一只手來,一把抓過了牙杯。一只手,真的,有那麼一只手!突然抓過了牙杯。而我,就這麼怔怔的一直坐到天亮。天亮的時候,我叫醒了她,然後一起走進浴室,牙杯就端端正正的放在浴室裏。”




  “我和她說了那只手的事情,她始終不肯相信,不知道是由於害怕,仍是由於不相信我,當天她就和我提出了分手。”




  一根煙抽完,但錢浩顯然還沒從那種恐驚中恢復過來,夾著煙蒂的手還在不停的戰抖。




  “你不相信我?”錢浩看著我說,“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真的看到了,那只手!真的看到了!”




  但我真的能夠相信嗎?也許他只是在為自己失敗的戀情找一個藉口罷了,我見過良多這樣的人,由於不能接受現實,就去編造一些靈異的事情來掩蓋傷口。




  錢浩顯然看出了我的狐疑,於是叫我和他一起回到那間出租房證明他所說的。




  在去出租房的路上,他一直不停的抽著煙,神情非常緊張。




  “我,事實上,我已經幾天沒歸來這裏了。”進房間的時候,錢浩緊張的說。




  進了房間,走進浴室,我就看到了那只牙杯,的確長短常的可愛。錢浩一把抓過牙杯,戰抖的放在浴室門口的桌子左側,然後拉著我一起坐到床上。




  我一邊把玩著手機,一邊和他一起等,結果等著等著我就睡著了。




  錢浩溘然的一聲:“來了!”把我驚醒,我連忙看去,錢浩瑟縮在床角發抖,再去看那杯子,果然已經不在桌子上了。我跑進浴室,開了燈,那個牙杯赫然在目!




  我拉著渾身發抖的錢浩走出出租房,一邊由於剛才睡著的事情懊惱,一邊對錢浩所說的事情又信了三分。




  我拿出手機想看一下時間,卻溘然發現剛才睡著的時候我居然不小心按了攝像功能。




  我小心翼翼打開了剛才攝製的錄象,鏡頭卻居然恰好對準了那只牙杯,固然鏡頭很黑,但是依然可以比較清楚的看到那只牙杯,那牙杯,一直悄悄的躺在桌子上




  ——溘然,溘然,真的,有一只手從浴室裏伸出來,一把抓過了那只牙杯!
返回列表